首页 > 男生 > 奇幻玄幻 > 魔王大人即使变身也要复仇哟

第五十四章 梦境初体验

魔王大人即使变身也要复仇哟

当姬玛睁开眼时,怀疑自己眼睛出了问题。

房间只剩黑白两色,事物的轮廓都变得模糊,如同被水泼过的国画般。

姬玛吓得直接从床上蹦了起来,下意识地寻找乔治的背影。不知不觉间,有困难找乔治,已成了她下意识动作。

乔治睡着的位置,躺着一个轮廓模糊的人影,看不清一切细节。人影头上,有一如对话气泡般,明亮的“棉花”,它散发着淡淡光芒,诱人一探究竟。

姬玛压下好奇心,先掐自个腿,疼,扯尾巴,更疼!再理清了下记忆,并口述出来:

“我,伟大的魔王晋级时,差点被梦魇反噬,被死处男救下,老子还他么对他发了情,好在他蠢,没干我。我身体在长大,之前对他的反应,纯粹是生理反应。”

说到“生理反应”四个字时,她加重了下语调。

记忆很清晰,应该不是什么梦中梦,我走进梦境世界了?

姬玛才微微放下心来,靠近那团明亮的棉花。随着她的接近,“亮棉花”渐渐清晰起来,呈现出一画面。姬玛仔细看,确定这是乔治骑着他种马坐骑的第一视角。

乔治骑着战马,奔驰在荒野,比马蹄声更响的是滔滔不绝的吹牛声。一听,就知道是斯壮。忽然,地面崩塌,一穿黑白双丝的小女孩,落入崩塌的地面下。

姬玛能感觉到一股慌张,她看到乔治在黑暗中,一路杀,寻找着自己的踪迹。

都是些白日的片段,死处男的梦就像他人一样,伟光正又无聊。

姬玛心中评价着。

现在可以确定来到了梦境世界。

尽管梦境世界很神秘,姬玛心里有许许多多问题。但她不着急探索,而是打开个人系统面板,查看升级需求,变强乃第一要务。

“升级需求:不明,请自己探索。”

真坑。

姬玛看向乔治的梦境,眼珠子贼溜溜地一转。

梦魇,从字面理解,应该是让人做吓尿裤子噩梦的怪物。所以我要扭曲梦境,撒播噩梦,就先拿死处男做个实验。要不,干脆让他做一个圈圈叉叉我的淫梦吧。

让一位圣武士做OOXX幼女的梦!

姬玛觉得这个想法,真是棒极了。既能收割情.欲,又能让乔治对自己有愧疚感。

她迫不及待,伸手摸向梦境,梦很暖和。

乔治的梦,已经进行到英雄救美的最后时刻。乔治站在魅魔面前,说着迷迷糊糊的话。

姬玛莫名有一种,能随意扭曲他梦境的感觉。她念头一动,梦中的魅魔女孩,身上衣服一阵模糊扭曲,脏兮兮的衣服变干净了。

太神奇了!..换上死库水,黑白丝,再把屁股变翘一些,还有乔治你他么快扑上去。

姬玛一阵激动,正要加大力度时。

忽然,梦变得炽热起来。烫得姬玛收回双手,她吓得向后跳几步,看到乔治梦里,魅魔女孩恢复了原状。

好气呀,水火不侵的,比石头还硬。

姬玛颇为遗憾地叹口气,尾巴左摇右晃。感觉自己的头发,正左右摇晃,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撩动自己头发。

有人?!

姬玛连忙跳起来,空中转半周,身子靠向乔治,身后空空无也。

姬玛皱起眉头,念头一动,自己头发被撩动。她手向后一摸,果不其然,摸到了一对比记忆中大了不少的翅膀。

“差点忘了,我还有一对翅膀。”

姬玛伸展着自己翅膀,翅膀在不断变大,整个房间一下就变得狭窄。她伸出手臂,对齐右边翅膀,整条手臂还没翅膀的一半长。

她尝试着一拍翅膀,没有如意料中,掀起狂风,姬玛却整个人向天花板飞去。吓得她,捂住了头,翅膀下意识反拍一下,身子一晃,才没撞到头。

正如鸟儿长大,天生会振翅飞翔。姬玛翅膀本能保持一定力度,稳稳地“浮在”空中。

不知道是我长大,还是梦境里可以用翅膀飞翔。吃力程度,感觉和跑步差不多,我终于能飞了!

姬玛收起翅膀,几步变成一步,冲向窗户,一把推开窗户。

外面皆是黑白两色所勾勒的水道街区。她高兴地翅膀一振,整个人跃到窗框,弓着身子,脚丫子踏着窗框,看了下下方的街道。心里一阵害怕,心理阴影复发。

她深吸一口气克服对高度的恐慌,大腿用力一蹬。翅膀随之用力一拍,身子便轻盈向上,下方的旅馆离她远去,不一会,她飞到了城市上空,向下看去。

梦境中的沙林城依旧安宁寂静。由黑白两色所勾勒的沙林城,模糊如被雾霾笼罩般,在楼房中,点缀着无数微微发光的梦境,如一片待收的棉花。

姬玛在空中,灵活转了三圈半,还来了个眼镜蛇机动。心中对高度的恐惧,早已消散大半。

哈!老子不恐高了!

她在空中盘旋了半圈,想象着自己是一架J-20,下方是自己领地,谁胆敢反抗她,自己就——

“嗖~~~轰!”

姬玛手指头,对准想象中的逆臣,嘴里发出导弹发射声,轰的一声,敌人炸碎,剩下的人皆丢下武器,对自己俯首称臣。

要不是开始感觉吃力,想起自己还得探索“梦魇升级方法”。姬玛还能玩上一整夜,她落在沙林城的钟楼上,身后是铜钟,坐在窗框上,两条腿晃荡着。

她喘着气,心中的兴奋感渐渐消退,开始感觉自己刚才太小孩气了,分明自己三世为人了。

“一定是这身体,年龄小,大概就初中妹大小,影响到了我,中二点,正常。”

理直气壮地把锅扣在身体上,姬玛俯瞰城市中,一朵朵如纯白棉花的梦境。

选择恐惧症犯了。她想了想,打算选择一个和她有联系的人,这样能便于收到反馈。

一光头立刻从她脑海里跳出来。一想到这位,被自己点化的炼金术师弃暗投明,走上光明大道上。姬玛就有一种再多多点化他的冲动。

但可惜,她随后想到。自己可不知道光头炼金术师的住所在什么地方,只能放弃。

天界战马怎么样?上次它打我小报告呢。算了,一匹种马而已,估计梦里全是在播种,而且马的话,不好得到反馈。

最后,旅馆的侍从有幸成为人体实验的主要参与者。

上次,乔治为我出头,怼了那骚扰我的守卫。他们看乔治好说话,就埋怨他,被我怼回去后,八成会在背后做小动作,比如给餐饮加点料什么。而且,刚才我半夜起床吃东西。

虽然乔治八成多给了钱,但并不妨碍他们报复。

姬玛相信,威胁远比善良有效。管好人的最好办法,不是给金币,而是找个刺头,拧下他的头。

于是,她飞回旅馆。根据记忆,在一楼找到了宿舍,门是紧闭的。但姬玛一推,门自己开了。她走进去,看到房间里,四人头上的四团梦。

她浏览着四团梦,寻找旅馆侍从的梦。一下就被一浅绿色的梦吸引住目光,她一会就分辨出,那浅绿色象征着暴怒,这梦充斥着暴怒的欲望。

姬玛头向前靠了过去,浅绿色的梦清晰起来。

她居然看到满脸横肉的乔治,趾高气扬的,大声嚷嚷道:

“这肉汤,你居然加了恶心的东西。”

梦境闪回,梦境主人回忆起,自己在端肉汤时,朝里面吐了一口唾沫。

一口口水而已,脏什么?

“没有!”

“你撒谎。”

乔治大吼道。姬玛确定,一定是梦境主人主观夸张了。

最后,在梦中。姬玛看到乔治给了一银币的小费给梦境主人,叫他换汤,额外再给了食物费,并警告,还有下次,就要和旅馆老板说。

梦境主人却更生气了。分明没有什么证据,就强行抓自己,还给钱显摆。整个梦境的浅绿色,越发的明显。

难怪,有段时间食物久久没端上,饿得我肚子一直叫。

姬玛双手触摸着梦境,感觉到要扭曲梦境,得人进去,就融入梦境之中。

似乎是一头栽入浓雾中,周围的一切朦胧一片,一股清风不知何时吹来,吹散了雾气。

周围环境骤然变化,是熟悉的旅馆。不熟悉的是人,只见乔治跪在旅馆侍从面前,像话剧里的小丑一样,瑟瑟发抖,磕头大喊着:“我错了!我错了,饶命!”

而旅馆侍从则用力踹着乔治,踹一下,乔治翻一圈。

他身旁,一个长相和自己一模一样女孩,穿着白色纱裙,带着帽子,漂亮得像是天使,正抱紧旅馆侍从的大腿柔声说:“大哥哥,一起上床玩吧。”

姬玛一阵鸡皮疙瘩。虽然知道,梦是没有逻辑的,并受主观意愿所影响,但这也太让人恶心了。

她首先探索一下,自己在梦境里的能力,感觉自己的掌控力比想象中的还强。她念头一动,想知道旅馆侍从最敬畏的事物。

立刻,周围环境一变。

只见在潮湿的神殿里,还是小孩的旅馆侍从,仰望着神殿里手持三叉戟的神像,那是经常暴怒的海神安博里。神叨叨的牧师,在念诵着海神的伟力,旅馆侍从在神像中,看到摧毁海岸边渔村的大海啸,还看到踏在海啸浪头尖上,手持闪电三叉戟的神祗。

他瑟瑟发抖地跪在地上。

姬玛一笑,手一挥,梦境又变成了旅馆。她念头一动,手上出现一个由闪电组成的三叉戟,并把记忆中,电影里席卷城市的海啸画面,复刻到梦里。

一时间,天地变色,窗外海啸在摧毁整个沙林城。

旅馆侍从此时才注意到姬玛,“你....您是?”

“我是海神的使者。”姬玛早换了个光头兄贵的模样,“特地来找你。”

旅馆侍从吓得双腿一软,跪在地,半天说不出话来。

“你要对一位叫乔治的客人做什么?”

“我要报复他,偷偷给他的马,加巴豆。还在后面撒播谣言,说他的侍从其实是只鸡。”旅馆侍从如实回答。在梦中,很少有人能保持理智。

“我特地来找你,警告你。”姬玛举起三叉戟,刹那间,窗外闪电照亮了整个天空,“你一定要听我的话。”

“我听,我一定听!”

“很好...”


上一章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