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男生 > 奇幻玄幻 > 我才不要成为她们的提款机

第二章 及时赶到

我才不要成为她们的提款机

汤元在城外等候的时间已有三个时辰,西方的那一抹红润早已化为了繁星与明月,静静的坐在这里等候的他有了一丝不耐烦。风王城虽大,但是绝对不至于走上那么久的时间吧?要说汤元不担心,那绝对是假的,但要说他担心吧,他倒是担心别人,若真的有人不长眼找上了这两个人,那后果可就有的玩了。

“再等等吧。”

汤元迷上了眼睛,准备小憩一会儿。

“主人。”

汤颖那毫无感情的声音在脑海之中突然响了起来。魔魁傀儡与主人是有一种奇妙的联系的,能做到这种远程传声自然是没有任何的问题。只不过由于汤颖从来没有离开自己那么久过,以至于这个技能已经荒废了许久,突然地接通这个‘线路’,倒是令汤元楞了一下。

“嗯?怎么了?”汤元同样传声回去问道。

“我已经降服了曾子郎,请问下一步我应该怎做?”

曾子郎?那个是谁?不过汤元很快便反映了过来,这曾子郎想必就是那个拦下众人的大腹便便的男子,或许在什么时候他将自己的名字透露给了这两人吧。他长长叹了一口气道:“他还是做了吗?”

“是的,他似乎给篱兰姐姐下了什么药,篱兰姐姐现在昏了过去,我该怎么办,杀了曾子郎吗?”

汤元想了想而后道:“先莫要取他性命,我们初来乍到便杀掉了守城的,这会令我们的地位变得很是被动。先在原地等候我,等我到了之后,我们再商谈。”

“他妈的。”

汤元深吸了一口气,站起了身,然后望着那硕大的城墙,暗自道:“风王城啊风王城,你这地方还真是有趣啊。”

“喂,你要干什么?”

见得汤元跟突然发神经了一般的忽然站了起来,一旁巡视的士兵忽然惊了一下,然后连忙吼道。

“呵呵。”汤元挠了挠头发,笑道:“没什么,坐累了,站起来活动活动。”

话音刚落,汤元的气势忽然猛涨,涅槃九元境的气势令这些士兵无一不面色战栗,随着汤元面色一寒,惨叫声便在这城门前传开了。

...........

“你这小妮子,放开老子!”曾子郎躺在地上,肥胖的身躯不停地扭动着,看上去就像是一大只蛆虫,甚是恶心。他的嘴角上流出了一道刺眼的鲜血,他现在只觉得腹腔内火一般的灼烧,这个女孩似乎将一种谜一样的火焰打入了他的腹腔内部,仅仅是经历过了一次的交手,他便深知,自己打不过面前的这个女孩,这个看起来只有涅槃二元境的女孩,为什么会这么强!最关键的是,为什么自己的**对这个女孩无效?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女孩的横出一脚,自己早就得手了。

“你知道老子是谁吗?老子是....”或许是作威作福习惯了,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对待自己,他习惯性地想要亮出自己的身份,想要去震慑汤颖,此种招数,在其余人的身上或许会有点用处,但是在汤颖的面前并无任何用处,汤颖只认汤元一人的话。

“闭嘴。”

汤颖可没有耐心听他讲话,直接抬起右脚,狠狠地踩在了曾子郎的那肥硕的脸颊上。

“等我的主人来了之后,再料理你。”汤颖说完,又抬起了脚,然后又狠狠的踩下,她冰冷的道:“不想死就给我闭嘴,主人虽然没有让我杀了你,但是我却可以让你生不如死。”

汤颖那毫无感情的眼神令曾子郎狠狠的打了一个冷颤,这个女孩不简单!他有点后悔了,自己为什么要选在这个较为偏远的地方动手,现在真是求爷爷告奶奶都不行了,若是在城区之中,自己随随便便一喊,就能召集数十的人,到时候,这两个女人还不都是任自己宰割之物!这次真是踢到铁板上了。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一个消瘦的身影奔跑着,出现在了此地。

“主人。”

见得来人,汤颖连忙叫道。

此时汤元也来不及让汤颖改口了,连忙跑过去查看那陷入了昏迷状态的汤篱兰。两年的修行,自然包括这炼丹以及行医之术,仅仅是不到十秒钟的把脉,汤元便知道汤篱兰并无生命危险。

看着汤篱兰沉睡的模样,汤元内心有着一丝自责,自己早就发现了这曾子郎心怀不轨,但是这里毕竟是风王城,而且汤篱兰乃是汤宗分宗宗主之女,有这等身份在此,想来那曾子郎也不敢做什么出格之事,因此汤元也就少交代了一些话语,可万万没想到,这曾子郎竟然真的敢下手。

“哈哈,没有我专用的解药,你是不可能令她苏醒的,放开我,然后跪在地上道歉,否则你是拿不到解药的。”曾子郎看到汤元紧皱的眉头,放声大笑道。他将汤元的内心之中的自责当成了愁眉苦脸。

“你他妈是个**吧?”

汤元本来就因为遇上了这种事情而气在头上,结果曾子郎还在这里犯**的火上浇油,汤元飞起一脚直接踹在了曾子郎的胸膛上,本来在那里坐着的他因为这一脚直接后脑与地面来了一个亲密的接触,汤元随后又丝毫不留情面的重重的踩在了曾子郎的肩头。

随着一声‘咔嚓’的脆响声,剧痛令曾子郎张开了嘴巴,他的肩胛骨被一脚踹碎了。

“若你敢发出一点声音,今日你必死。”

汤元那冷酷的话语令那张开了嘴巴想要嘶吼的曾子朗瞬间失声,他的额头冷汗直流。“妈的,这一对主仆究竟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一个比一个凶狠。”

前有女仆过来威胁,结果主人赶过来之后所作所为更加凶狠,果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俩人的性格果真如出一辙。

曾子郎真想扇自己一巴掌,自己怎么就惹上了这样的一对奇葩啊。

“不过是这等低级的**而已,有什么可令你嚣张的资本?”

汤元狠狠的唾骂道,随后,随着白光一闪,一颗小指般大小的药丸便出现在了汤元的手中,他扶起汤篱兰,然后轻轻的掰开汤篱兰的红唇,将药丸放入她的嘴中。

过了约半分钟,汤篱兰的眉头轻轻地颤抖了一下,而后缓缓的睁开了双目,她有些虚弱的说:“我.....我怎么了......这里是哪里?”

“这怎么可能!没有我的解药,她怎么可能醒的过来!”纵使是汤元禁止他讲话,但是眼前所发生的事情实在是有悖于常识,这令他不由得失声叫了出来。

但,汤元并没有回答他的话,他实在是懒得解释了,他伸出两根手指在汤篱兰的眼睛前晃动了两下,他问道:“这是几?”

汤篱兰晃了晃脑袋,然后道:“这是二啊。啊........”

汤篱兰忽然发现,自己竟然被汤元搂在怀中,而汤元的脸颊距离自己又是那么的近,她的脸颊突然变得极为红润,然后不由自主的尖叫了起来。

见到汤篱兰这么有精神,心中的担心终于烟消云散了,他在汤篱兰的额头上敲了一下道:“看样子是没有留下任何的后遗症,这就极好。”

“接下来,该料理他了。”

汤元就像是一个变脸大师一般,前一秒还是发自内心的笑颜,下一秒,直接面露凶光。

“到底发生了什么?”

汤篱兰捂着有些发红的额头,有些虚弱的问。

“这个家伙对你施下了**,索性颖颖乃魔魁之身,对于这**之类的东西拥有着抗性,否则就危险了。”


上一章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