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男生 > 科幻末日 > 我穿越到了全是女生的世界

答案之一

我穿越到了全是女生的世界

我说女生世界的事全忘了,这句话其实也不准确,因为我至少还记得女生世界这个名词。

但也只记得这个名词了...

记忆的断缺感实在是令人不悦,怎么努力回想都没有效果,但心中又总有一股仿佛记起什么了的感觉。

脑海中的场景满是黑暗,忽然黑暗中有了一点颜色,但却又很快地被黑暗所吞噬了。

这样的过程持续了有四五次的时候,我决定不再去回想。既然有Question1,那肯定有Question2;既然有Question,那肯定就有Answer。

于是我拿走了洗漱间中的牙刷,下楼,准备离开这个房子。而就在我到达房子门口时,发现这个门后还有一张纸条。

(Question2:为什么你会忘记女生世界的事呢?)

嘶...虽说如果是碎生组织或者上主的话确实可以实时观测我的内心并贴出相应的纸条,但亲身体验后还是感到渗人。

现在的任务看来是找Answer了,这么怪异的事情既然都出现在我眼前了,那就是明摆着的让我参加。我是在纯语让我搜查的房子中发现的纸条,那么也就是说我得在指定的房子里才能找到Answer了。

出发吧。

我站在门后这样思考了一段时间后,才骑上自行车,向下一个屋子出发。

但就在我的手握紧自行车的龙头后,我又发现了一张纸条。

(Help:恢复关于女生世界的记忆)

为了验证纸条上的文字,我回忆了一下关于前几个星期的事情。

是的,我又记起来了,就像是从未忘记过的一样,我又记起来了。恢复记忆的感觉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有冲击力,要是粗略的说的话,我恢复记忆时根本就没有感觉。

唯一奇怪的是...总感觉哪里不对,仿佛这个记忆不像是我的,不过这个记忆却又的确是我的。

因为认为再想下去十分麻烦,还不如直接看Answer,所以我迅速骑上车,向下个房子驶去。

十分钟后,我到达了下一间房子。这个房子是一间标配的白房,是尖顶式建筑,不过和上间不同的是,这栋楼有三楼。

我打开了地图上这个房子被贴的纸条

(请根据以下线索找出被贴上了纸条的物品)

(三角形的,沾有白色液体的,使用后令人心情愉悦的)

这个我是真不知道了,只能瞎找了么,不过首先可以排除是胖次的选项了,纯语大概不会让我找这么个东西吧,大概?还是找找看好了...

房子底楼主要设施有客厅,厨房,厕所。万幸的是,不需要我翻衣倒柜了,我在厨房的冰箱里找到了所描述的东西。

是个三明治。

盛着三明治的盘子上还贴着一张纸条

(这是中途的补给哦,请好好享用吧。)

意思是可以吃吧,那我不客气了。

我一边吃着三角形状的物体,一边在厨房寻找我需要的Answer。不过,厨房里貌似没有我想要的那张纸条。

有可能还会是在门后面?

我走出厨房,却没在玄关的门后发现什么。于是我接着走向楼上。

二楼只有一条过道和四个房间,房间门上各贴着一张纸条。

(Answer to 1:此房间中记录了一些关于不合理事物的例子)

过道右手边第一间房间的房门上贴着这样的纸条

我打开房门后,发现里面只有一张沙发,一张床,一张课桌,还有一间衣柜。而这些家具上都贴着纸条。

先从最近的课桌看起吧。

(为什么你会在刚进学校时,就会在课堂上对粉月做出如此不可理喻的事情呢?)

我努力的进行回想,然后找到了我给出的答案。

因为我刚刚踏足异世界,激动的心情点燃了我的中二之魂。

合理吗?我反问着自己。

合理,确实合理,因为以前得出结论的我就是这么认为的,我认为它合理,所以把它认定为结论。

但现在看来十分的具有违和感,感觉不可理喻。如果是这个原因的话,那我也不至于去做出调戏女教师这种可能抹灭自己社会地位的举动,在课下去赚取粉月的好感度不是会更好么?

要是那时候我就和上主交流过的话那还有可能,因为有了个底牌,不管怎么浪,我都可以浪回来。但那时我连生活都得依靠欣庆,我怎么会有勇气去调戏女教师,怎么会有勇气冒着风险抹杀自己的社会地位?

不合理,绝对的不合理。怪不得我会觉得这个记忆不像是我的记忆,在以前觉得合理的东西现在突然认为不合理了,能有这样的违和感也是正常。

那促使我做出这样举动的原因又是什么呢?短时间想不出来,还是看Answer最快。

于是我向下一个家具上的纸条看去。

这是贴在沙发上的纸条

(为什么在你刚到达女生世界时,欣庆会对你有如此强烈的渴望呢?)

欣庆的渴望所导致的奇怪举动也是被佐佑所解释过的了,而且当时她们还顺便否定了我的想法,说了我中二。所以印象还是挺深的。

如果又去思考这个的合理性的话,也是可以找到佐佑解释的漏洞的。

她们说由于女生世界是根据(00)来的,我所处的世界也是由(00)来的,所以我的世界和女生世界有相似之处,所以我的渴望很大导致欣庆的渴望很大,而且我是个异世界人,所以法律保护对我无效,欣庆的胆子就变得更大了。

但这么一说的话就不对劲了,我要是渴望大的话怎么没对晓情晓佳下手,怎么没对欣庆下手?而且就算我是个异世界人,不过对我强行实施行为这件事情要是公开了,已经足以导致欣庆的社会性死亡了吧?

虽说也有可能欣庆没考虑到这一点,是个又莽又痴的美少女。

但我的渴望大导致欣庆渴望大那一点,足以使解释不成立了。

除非欣庆本身确实是一个又莽又痴的美少女,那这样上主故意安排我穿越到欣庆家而不是其他人的家里的目的也就明确了:这个上主想看一些“有趣”的展开。

那按理说接下来我在女生世界发生的事会更加“有趣”,但从我调戏粉月,在粉月家住宿,我和欣庆凑合初华星度这些事来看,这些东西并不像一开始我在欣庆家那么“有趣”。虽说之后我遗精那件事确实“有趣”...但也只有那一件而已,如果上主想看“有趣”的展开的话,应该件件都是“有趣”的事。但也有可能上主想吃荤的同时吃点素的...不行,如果这样假设下去没完没了了,还不如直接看Answer。

我的目光转向另一件家具:衣柜。衣柜上没有纸条,于是我打开了衣柜门,发现纸条被挂在一个晾衣架上。

(在来到女生世界的第二天,欣庆就帮你买了衣服,但为什么在你遗精时你是穿的欣庆的衣服呢?)

Pass,这个问题不做多想。

看看床上有什么纸条吧。

我看向床上,发现上面放着三张纸条。

看来我在床上发生的事还挺多的。

(为什么在你帮粉月搬家时,粉月会允许你在她家住下呢?让你在她家中等到你当时的家长欣庆来接你不是更好吗?)

(为什么在你回到原来的世界的时候,佐佑会依据上主的意愿调整时间呢?说到底,上主的意愿是什么?)

(你发烧的时候,兰心真的是因为世界混乱才这么大胆的吗?)

第一张纸条已经将疑问公布了,那么也不需要我来找究竟是哪里有问题,我只需要找到Answer就行了。第二张纸条的话,银越告诉我上主最根本的意愿,只是为了看到人们在不同世界的反应来寻开心。

但...不对,银越怎么就真的知道上主的意愿?她所知道的上主的意愿是根据什么确定的我也不晓得,她的说法真的是对的吗?所以这个解释缺乏可信度。

不过,又说回来,纸条到底是谁贴的?

如果是碎生组织贴的的话,那么碎生组织就否定了他们的关于上主的意愿的说法。因为既然银越代表碎生组织,那么银越说的话就是碎生组织对我说的话。那么银越所提出的上主意愿的说法,就是碎生组织对于上主意愿的说法。

所以,如果是碎生组织贴的的话,现在碎生组织又贴一张纸条来问我上主意愿到底是什么,这不就是变相的否定了他们自己的说法么。所以纸条大概不是碎生组织贴的。

那就只能是上主他们贴的了吧。

这样的话,就会有一个没完没了的猜疑链了。上主的意愿不确定,就会有这样的猜疑链。

由以前佐佑的行动来看,上主的意愿需要对我隐瞒,那么,我怎么知道这些纸条最后的答案是不是上主贴出来骗我的?而且,要是我的敌人是上主的话,它可是上主啊,一个拥有无限智慧的人。那么,我怎么知道上主是不是想让我认为它在骗我?

没完没了了...只能通过上主的实际行动来猜想了,但它目前的行动最终总会导向一个矛盾。

把我放到女生世界,还制造出“有趣”的状况;将我放回来,调整世界的时间;让我回到雨城,做更多“有趣”的事情。

这所有的行为都是说明上主想要看“有趣”的展开,也就是碎生组织觉得的上主意愿。

但上主会让一个敌对组织知道它的意愿吗?

脑子糊了...到此为止了,再也想不动了,因为感觉再想下去肯定又要分情况,又得设想一大堆东西了。第三张纸条也没有精力去想了。

我索性将这个房间的所有纸条都收集起来,等到之后看到Answer,一个一个对应着理解。

于是我离开这个房间,走进了右手边第二个房间。这个房间里面的摆设和上一间的一模一样,就连纸条贴的位置都是一样的。

我开始查看纸条上的字,而让我毛骨悚然的是,这个房间里的纸条上写的字,都是一模一样的。

(Answer to the Room1:一切的不合理皆为碎生组织所导致)


上一章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