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男生 > 奇幻玄幻 > 称霸九州从攻略师父开始

84.路见不平一声吼

称霸九州从攻略师父开始

通灵堂弟子在连云水袖上停顿了一下,面露难色,似乎是没想轻易招惹沽月楼的难缠娘子军。

“我们和沽月楼没什么过节,可惜你们不该出现在这里,看到不该看到的东西,为了圣教大业现在只好请你们永远消失了。”

“大言不惭。”

青衣冷笑一声,两指夹着一支青绿哨子就要放入口中,“公子,我唤白翎过来,通灵堂的雕虫小技在兽魂行者面前不堪一击。”

支天炎忱捏捏她的小手,摇了摇头。

这家伙不过百劫境界,怎么可能支配一头蛰仙,这种蛮荒妖兽等闲天灵境强者都奈何不了。

但小暴君在意的是通灵旗在夜摩郡和兜率郡兴风作浪目的为何,以及......他们是否还忠于孽主怜音。

“雕虫小技?我倒要看看一会你们的尸骨还会不会嘴硬!”

男人脸色阴郁,皮包骨的两根食指按在埙上,说罢就要吹响杀戮之音。

支天炎忱伸了个懒腰,说:“别把这小子打死了,我要活的,其他东西交给我。”

朱颜的小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一样,好气又好笑。

“公子,这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

这么多的恶心妖兽二人光是保护主子都很勉强,也不知道王上的迷之自信是哪里来的,她又哪里知道支天炎忱所说的“其他东西”里也包括了那头蛰仙。

“住手!”

这时,一声惊雷突兀炸响山野,嗓门之大脸支天炎忱都被吓了一跳。

那声音洪亮中正,蕴含醇厚祥和的灵蕴,如暮鼓晨钟一般敲响在众人心头,正是佛门真言,连自报家门的必要都省去了。

一个金光闪耀的人影穿行林中,高高跃起,直坠三人面前。

砰!

大地震荡尘土飞扬,两位侍女瞪大了眼睛,就看见那光头脚踏卍字法印震撼登场,留给她们一个高大伟岸的背影。

“万象寺!?”

枯瘦黑袍人心中一惊,为气势所迫,下意识退后两步,哪想到青泽边缘的荒山野岭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人。

光头一身黄色短衫风尘仆仆,手执长棍还挑着行囊,看样子也是正巧路过此地。

“不错,尔等妖孽休得放肆!”

大和尚皮肤黝黑眉目硬朗,强壮还要胜过廖冲,浑身上下包裹在金刚不动真诀的祥和光芒当中,出场方式拉风到了极点。

万象寺传承悠久足可追溯到天人绝迹的千年以前,虽不比擎苍山如日中天,可在江湖中的威望和地位有过之而无不及,乃是九州最为崇高的一处圣所。

青衣也因此稍稍松了口气,支天炎忱却摸了摸后脑勺,嗅到了一股浓重13味儿。

朱颜提剑叮嘱道:“多谢大师相助,但他控制的妖兽还远不止面前这些......”

“路见不平小僧怎可视而不见,施主无须多礼,还请退到一边免得一会误伤,今日有小僧在此绝不会让魔教妖人再造杀孽。”

大和尚微微颔首,迎着千百条百脚巨虫也是面不改色,坚定的声线中透露出强大自信。

“呃。”

朱颜呆了呆,迟疑片刻还是让开,被万象门人的气度深深折服。

黑袍人阴笑不止,轻轻招招手,洞中又钻出三名黑衣人站立在山头上,更多的巨虫随着他们操纵而倾巢出动,百脚漫山遍野看得人不寒而栗。

“嗬,口气不小,我会让你们知道多管闲事要付出怎样的代价!”

光头摇摇头,也不畏惧,神情自然还有些悲天悯人的意味,卍字法印由他脚底升腾至头顶,一时间佛光普照,令那颗秃头像极了小太阳。

“苦海无涯回头是岸,施主现在醒悟还为时不晚,不然.....就别怪小僧动武了。”

“吃光他们!”

四名黑袍人再不废话,无数巨虫当即嘶鸣着扑上前去,大光头首当其冲立刻被团团包围。

“执迷不悟!”

和尚怒目圆瞪,厉喝一声,金光闪闪的大粗棍子一棒砸下!

“孽畜!”

然后......

然后就再没了动静......

就在三人都以为大光头要大杀四方的时候,小太阳被密密麻麻的黑影瞬间吞并,石沉大海。

两个俏丫头的表情由一开始的崇拜到期待,再到诧异,最后于沉默中汗颜,一共只花了三秒。

Σ( ° △ °|||)

主仆三人就这样眼睁睁看着光头被淹没在虫海中,一个劲的在地上打滚却怎么也摆脱不了无穷无尽的蜈蚣大军。

所幸万象寺修外法本尊相,皮糙肉厚即便是百脚铁齿铜牙一时间也难以咬穿,但皮肉之苦是少不了的,没过多久大光头就疼得嗷嗷叫唤。

“痛痛痛痛痛!杀人啦!救命啊!”

“就这?”

四个通灵堂弟子也被逗乐,催动傀儡咒更加使劲的蹂躏着这个自诩为正人君子的大傻子。

这家伙.......好弱!

想起刚才光头道貌岸然的样子,朱颜嘴角抽搐,叹息一声,在少年哭笑不得的示意下卷起一阵狂风,杀入虫群。

剑舞螺旋魅影重重,红痕遍天,血线无处不在,所有触及风暴的巨虫都在瞬间抽搐散架。

少女手中软剑如一柄剔骨小刀,精准截断了节支铠甲的每一缕间隙,如庖丁解牛般将巨虫一一肢解。

一眨眼七零八落的虫尸就堆积如山,而更多悍不畏死的百脚还在从洞中涌出。

朱颜一把抓起光头退出包围网,回到流云水袖挥舞的防御圈内已是气喘吁吁,巨虫数量实在惊人,至此她们还没有再见过那头贪食蛰仙就被逼进了死路。

虹光耀眼,青衣一双长袖搅动霓裳,动人水袖在她手中化为无锋刃网,撞上来的虫群被切割碎片,偶有突围的几只漏网之鱼也被朱颜斩杀,只是这样下去明显支撑不了太久。

不多时连云水袖就被四溅汁液染红,遭到虫群蚕食撕裂,一贯温文尔雅的青衣心疼极了,忍不住吐糟道:“你这秃子到底是跳出来做什么的啊!?”

“入见唔平.....拔到香猪......”

光溜溜的大和尚躺在地上,话语含糊不清,衣物早被咬碎,脸上身上也是鼻青脸肿,再不复光辉伟岸的形象。

支天炎忱翻了个白眼,心想多半又是个说书人祸害的憨憨,手已放在了背后断剑柄上。

他笑了笑,再察觉不到地底那头蛰仙的气息,想来已经遁走他处,不由的有些好奇通灵堂接下来的目的地。

心疼的不止青衣,还有四名通灵堂弟子。

他们万万没想到两位柔柔弱弱的女孩远比想象中还要厉害得多,寻常修士毫无还手之力的异种虫群竟被砍瓜切菜般宰掉,那至少也是百劫巅峰境界。

现在计划还没开始数百头虫傀就无端端死在两人手里,真不知道是她们倒霉还是自己不幸,要知道每一头巨虫都耗费了他们大量心力,是通灵堂最为宝贵的武器!

一切的起因只是路过,再加上那憨憨路见不平的一声吼......

上一章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