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男生 > 奇幻玄幻 > 失恋骑士最强传说

公主的梦魇

失恋骑士最强传说

在吃完饭时,芙蕾雅也没有把自己的计划告诉希洛,当然索德和亚瑟更加不会说,就这样众人平淡地度过了接下来的时间。

到了深夜,索德一个人躺在床上,此时房间里只有他一人,因为现在他已经不需要亚瑟再提供什么情报了,即便他离开也没任何影响。

正当索德快合上双眼时,房门外响起了敲门声,索德只好下床走去开门,他刚想开口询问门外的人是谁,那个人就用轻柔的声音说道:“是我。”

“怎么了?睡不着吗?”

索德打开门,眼前站着的是单手抱着小熊玩偶的夏洁。

“嗯……吵醒你了吗?”

夏洁神情紧张地看着索德说。

“没有啊,我还没睡呢。”

索德把夏洁请进房里,倒了一杯牛奶给她,希洛在每个客人的房里都准备了一壶牛奶,让客人在失眠的情况可以借此来缓解。

“我做了一个噩梦……我梦到自己被一群怪物抓走了,还有沃尔特,他在梦里被怪物杀掉了……”

夏洁说话时紧握着杯子,索德留意到她的全身正止不住地颤抖着。

“是不是今天早上的事吓到你了?”

“不是,就是感觉刚才的梦很真实,就像真的发生了一样,你告诉我沃尔特是不是还活着?我知道你肯定有事情瞒着我。”

夏洁抬头用诚恳可怜的眼神望着索德,从她的双眼中简直看不到一丝杂质,如同湖水般清澈。

“活着啊,他肯定活着啊,你想太多了,那只是个噩梦而已。”

“你骗人!你想都没想就说出来,肯定不是真的,小时候我父亲就经常这样骗我,沃尔特曾教过我怎么识别他人是否有说谎。”

“这种东西根本就没有根据,是沃尔特说出来哄你的。”

话音刚落,夏洁突然站起来凑近索德,伸出舌头轻轻舔了一下索德的脸颊。

“你,你这是干什么……”

平时一向淡定的索德突然被夏洁这一举动吓到了,他整个人往后仰倒在了床上。

“我知道了,你就是在骗我!因为你的汗水里有说谎的味道。”

夏洁指着索德大声斥责道。

“你这是什么歪理,我的汗水里还能藏住谎言吗。”

“哼,真是看不下去了,一个大男人还在这里欺负小孩。”

此时索德脖子上的黑盒子突然发出亮光,随后魔狼出现在了夏洁面前。

“小狼!原来你在这里啊!你竟然会说话?!真是太可爱了!”

夏洁看到魔狼的瞬间,整个人扑了上去抱住魔狼。

“你,你弄得我好痒啊……”

一向冷酷的魔狼脸上也不禁露出了浅浅的红晕。

“原来你这家伙也会害羞啊。”

“哼,要你管,总比你这个骗小孩的家伙强。”

“既然小狼这么说,那就是你有事情瞒着我。”

“真是麻烦啊……是你要我说的,要是等下你哭了可别怪我啊。”

索德叹了口气然后把之前瞒着夏洁的所有事都告诉了她。

听完索德的故事后,夏洁陷入了一片沉默,硕大的泪珠在她的眼眶里打转,然后缓缓滴落在地。

“你看,我都说了你会哭的。”

看着泪如涌泉的夏洁,索德马上拿出一条手帕递给她。

“沃,沃尔特果然死了……”

“他至少活在了你心中不是吗。”

“可,可是以后也没有人会对我这么好了……”

“额……我可能不能像沃尔特那样无条件对你好,不过我会尽我全力保护你的,我向你保证。”

索德把手搭在夏洁的头上轻轻地抚摸着。

“哼,又在这里吹牛,你连魔神都打不赢还想着保护别人?”

“喂,你这家伙很不解风情啊。”

“我是看不惯你随便做出承诺,你知道吗,你随口的一个承诺,在别人的心里可能是埋藏在心里的宝藏。”

“哈?我这哪里是随便了?还有我凭什么要被一头狼教育啊。”

“怎么样,想打架吗?”

魔狼咬牙切齿地瞪着索德。

就这样,这一晚,索德的房间里充斥着夏季的凄惨哭声,还有索德和魔狼的争吵声,夏洁哭累了就倒在床上睡着了。

翌日,在饭桌上吃早餐时,亚瑟悄悄地把椅子挪到了索德旁边,把嘴凑到了索德耳朵前说:“你最近压力是不是有点大啊,怎么一个人自言自语这么大声。”

“哈?什么自言自语,我在跟一头——”

索德的话说到一半就停止了,因为他想到不能让亚瑟知道魔狼的存在。

“一头什么?”

“我说我在跟一头猪说话。”

“一头猪?”

“对啊,那头猪就是你。”

索德一手推开了亚瑟,然后开始吃早餐。

可亚瑟却对索德的情况很感兴趣,他再一次凑上去说:“不是啊,你压力很大的话,我可以带你去一个好地方,保证你可以释放出来。”

“肯定不是什么好地方,色情场所吧。”

“噫,你这人的思想怎么这么龌龊,我算是见识到你的真面目了,不仅是萝莉控,还是个色情狂。”

“你再说一次试试?”

索德在亚瑟面前弯曲了手中的银叉。

“不开玩笑,那地方真的刺激,别说我冷落你,等下我就去那里玩,你要是想去的话就一起。”

“你先告诉我什么地方,我再决定去不去。”

“地下机器人搏斗,顺便还能在那里赚一笔。”

“买输赢吗。”

“不止呢,嘘!你别那么大声啊,万一被芙蕾雅听到怎么办。”

亚瑟捂着索德的嘴说。

“怎么,你们在说我的坏话吗?”

原本正专心切香肠的芙蕾雅突然抬头说。

“没有啊,我们只是在聊些男性话题,是吧,索德?”

亚瑟派了派索德的胸口。

“谁和你聊这些话题了,赶紧坐过去,很热啊。”

索德用脚把亚瑟的椅子踢开到一米远。

“哈哈,看来你这个战友不太靠谱啊。”

“谁和他是战友了。”

索德和亚瑟异口同声说道。

“噗!哈哈哈,你们还说不是。”

芙蕾雅捂着肚子大笑着,在一旁的艾露坦也有样学样跟着一起大笑,不过她的笑声没有任何感情就是了。


上一章 目录